【索喻】来自心间 (3)

马上开学了,写得稍微有点少。

并不存在剧情发展···我只是想嫖喻队罢了(打死)


(1)  (2)


(3)

  “早安,文州。”

  想想这么在这个人怀里醒来已经有一周了。

  喻文州睁开眼,抬头聚焦后映入眼帘的就是索克萨尔一张俊郎的面孔,朦胧的阳光一如既往地蔓延到他的脸上,浅浅的金色映得他的面庞熠熠生辉。

  喻文州仰起头去与索克萨尔接吻,他们的唇瓣摩挲着,充盈的暖流经唇舌传递,推抵缠绕间流遍全身。酥酥麻麻的快感让喻文州舒服得眯着眼,分开后靠懒懒地...

【索喻】 来自心间 (2)

(2)

“我也要去!”

  “不行,你待着房间里等我。”

  出门前索克萨尔执意要跟着喻文州一起,他撑双手撑在门板上将喻文州整个笼在双臂间,大有一副你不让我跟着我就不让你走了的架势。

  “我不会给你造成困扰的。我会隐身,就待在角落里,你可以不用注意我。做账号卡的时候你天天把我带在身边,现在就忍心把我关在房间里吗!!会抑郁症的你知不知道!”

  ……我没有你这样的账号卡。喻文州感觉这人设彻底崩了。

  低头扫了一眼腕表,已经七点半了,八点半是蓝雨训练开始的时间,而身为队长的他习惯八点...

【索喻】 来自心间

【索喻】 来自心间

就私设很多的一个赛季,算是喻文州刚接手队长,还比较青涩,也是全队上下急需调整的时候,赛季赛程什么的都是私设,勿考究。

不知道会写多少,但是超甜的!!ball你们看!

ooc属于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来自你心底。”

   “将你付诸荣耀的一切,返还给你。”

(1)

  两点半。水很冰。

  十一月,喻文州其实很怕冷的,他站在洗手池前犹豫了一下,想着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,要么靠冷水冰,要么只能给自己来一巴掌了。

  考虑到还要见人的,不能吓着人家。喻文州毅然决然伸掬了一捧冷水,朝脸...

我最可爱的糕生日快乐!! @肉酱孜然蛋糕

占个位,等我生贺写好了就补!爱你!

 

【喻叶】温热(4) 吸血鬼paro

这一章大改过了,整个情节变了,对于故事会看得更明白。

(4)

  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。

  他沉睡了一百年之久,醒来后好似还在梦里一般糊涂。

  从说出要将叶修留在古堡的那句话开始,他一贯持有的冷静与谨慎就开始全都派不上用场了。

  诚然叶修的血液非常极品,光是散在空中的气味就十分诱人。但是作为一个老妖怪,站出来整个血族都要抖三抖的喻文州,这吸引来得异常不科学。

  而且,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卡在心口如鲠在喉,却抓不住。

  好像是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……喻文州审视自己,自认对岁月是不太计较的,毕竟已经活...

【喻叶】温热(3) 吸血鬼paro


(3)
(喻·心脏·老流氓·文州上线)

  喻文州做了个梦。

  他梦见梦里有个人,他正在对着那个人画画,那个人坐在椅子上却不老实,经常跟他搭话聊天,时不时会笑,笑起来很好看。

  是谁呢?梦里的那个人,脸庞模糊不清,声音也辨别不出。

  只有那个场景,有点熟悉。房间里一片昏暗,只有那个人坐在透过窗户的阳光里,很温暖。

  是……谁呢?

  然后,喻文州仿佛听到了门开启的声音,带着很美妙的鲜血气息。于是,他醒了。

  睁开眼,他便看到了叶修。一如刚才的梦境,沐浴着夕阳...

【喻叶】 温热(2) 吸血鬼paro

这一章没改多少,可以注意一下细节

二、

  叶修再次睁眼的时候,盯着陌生的华丽床幔,想着自己这是什么时候回老家了吗,半天才反应过来。

  哦,自己这是在蓝雨的老妖怪那给人当营养品呢。

  房间挺昏暗的,按照常年在外不会超过七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来说,还真是在这个地方找不到一点清晨的感觉呢。

  叶修看着那扇被窗帘遮得密密实实的窗子这样想着。从精明的花纹缝隙中渗透出的朦胧的荧光,完全不能起到明亮房间的作用。

  那……光源……

  叶修看着桌上燃着的烛台,自己睡着前应该是熄灭了才对。

  哦……

  他...

【喻叶】 温热(1) 吸血鬼paro

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,改了很多地方,所以重发一下。
加了个专属tag,这次不写完不罢休了。
吸血鬼喻x人类叶
以为自己对对方了如指掌在算计对方其实都对真相毫不知情

温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【喻叶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、

  “今天不行——喂。”     ...

感谢我糕 @荔枝蜂蜜蛋糕 !!!!!昨天晚上陪我把温热和衣袂的剧情梳理完了!!!!!

终于可以开始写了!卡文太痛苦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豹哭QAQ

温热这个故事真是长呢……

失踪人口回归了!

关于《Aroma》

@执笔行凶
快递简直是火箭!下着大雪居然这么快!

大概是短评(瞎几把乱写)。

  靠在床头读《Aroma》。

  虽说早在电子屏上断断续续游览完了,但可能是心里某种情愫使然,对纸质的书本偏爱更甚,这一页页地翻阅下来竟像是山间涓流流淌处开了花,蜿蜒过每一条脑回路了去,一片尽是斑斓。

  我在床头上夹了一盏明亮而昏黄的灯,它暖黄的光铺在我周身,除此之外一片寂静黑暗,就有了一种仿佛是结界一般感觉。光线所及之处浸润得全是香——那些从字里行间弥漫出来的香水气息,不知是钻进了每一个毛孔还是由每一个毛孔散发出来,浅淡而又绕梁不绝。

  最喜欢的还是……完全挑...

© J·Lily|Powered by LOFTER